陆戮

帝格纳里的蓝色鸢尾事件*


人们在黑暗里游走,暗鸦在光明中栖息。炮火虽能驱赶暗鸦,却无法动摇帝格纳里的信念。

那是一个和平的国度,蓝色的鸢尾花会在每年五月如期而至,它们盛放在这片蔓延幸福和光明的土地上,人们的笑声会作为最好的肥料将它们育养成和平的象征。帝格纳里的教堂中摆放着巴尔德神圣的雕像,他的周身环绕着几只喙中衔着橄榄枝的白鸽。温和的阳光穿过树梢间的缝隙、又透过斑斓的彩绘玻璃,在巴尔德雕像上形成了几道瞩目的光斑。时间缓慢消逝的同时薄暮也逐渐掩映了太阳的辉茫,冰冷的水滴开始汹涌地从天而降,它们拍打在蓝色鸢尾的身上,浇灭了信仰的火焰。于是雕像上不再有给予巴尔德温暖的曙光——神明震怒了。

帝格纳里的国王在雷雨过后的次日收到了一封被火漆印章封起的来自敌国的信函,他拆开信封,紧蹙着眉头取出了里面的物件,那不是几张信纸,而是被肢解的蓝色鸢尾。它的根茎、枝叶、花瓣都完好无缺,只是那已经并非是一个整体了。恐慌在一瞬间布满了国王的脸,他似乎清楚这朵可怜的蓝色鸢尾代表着什么,那无疑是一切美好的破碎,战争。有人从小道消息打听了这件事,于是战争即将来临的谬言被大肆传播至帝格纳里每个居民的耳中,所有人都放下了碗筷,也停止了喧闹。他们的神情变得严肃。教士们手捧教义,念着祝福的诗歌,那悠远空灵的声音被清风带向大街小巷,于是那种声音不断扩大,扩大,响彻天边。人们始终相信着,只要心怀执念,帝格纳里就将永垂不朽,即使战争也无法使它消亡。

在下坠。

云层厚重而浑浊,暗鸦的嘶吼响彻人们的耳畔,只是他们没有心思去为那难听的吼声感到心烦。自从蓝色鸢尾事件后,帝格纳里就仿佛陷入了无底的深渊,一瞬间变得静谧和沉重。那就像巨石一样毫不留情地碾压过人们,绝不给他们一次喘息和苟活的机会。

绝望必须给予的够深,才不会让人们有侥幸的心理。

再坚硬的盾牌也已经无法阻止战火的蔓延了。那烈火最终还是吞噬了整个帝格纳里,连同那里的房屋、花草、珍宝和人们的躯壳。持有信念的灵魂是不会被区区战火所湮灭,它们是纯粹的。原属于帝格纳里的领土被侵占,入侵者在那之上建立了更豪华更壮丽的王宫,似乎是在嘲笑亡魂们的故土已经是个废墟,但是什么都无法动摇帝格纳里的信念,那是从一开始就被众神所悉知的事实。是命运还是制裁,入侵者们的殿堂逐步崩塌,他们所认为的光辉亮丽的人生被上了封条,无法前进,亦无法后退,只是静待时间腐朽他们仅有的岁月。

五月,蓝色的鸢尾花再次于昔日的帝格纳里盛放。

*梗来自lof题库